卒業した🎓  

【ふまけん】腿肉

「25號,去嗎?」

我是不樂意的。
⋯⋯但既然前輩提出了邀請,拒絕也不太好。

應邀應得莫名其妙、以至於坐到見學席上的時候,還是沒有什麼實感。周圍的飯熙熙攘攘,熱烈地討論著不著調的uwasa。
也有人提到,ふまけん不仲之類的。隨後又被別的聲音反駁:「啊明明現在關係已經好很多啦!」

我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,想這都是哪裡來的傳言。二十多歲的男人了,成天黏在一起卿卿我我像什麼樣子。然後被前輩在背上拍了一巴掌:
「緊張什麼。」

誰知道。
因為回答不上來,所以只能笑兩聲用別的話題打屁過去。
「山下君為什麼今天要帶我來啊。」
「不是你自己答應的嗎,我隨口一提而已。」

⋯⋯。
唉,說話的藝術。

開始播放VTR的時候,我盯著屏幕上那張笑得...

【ふまけん】Puberty

大约是进入迟到的叛逆期了吧。

窗内外弥漫着一股洇染不开的墨黑,菊池身处其中抱着被子半梦半醒,有些放空地盯着自己短短的椭圆指甲,内心忽然产生了一些隐约的负罪感。

他最近陷入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躁郁情绪,尤其是在面对中岛健人的时候。

这张脸,怎么看都是一张令人心神不定的面容。尤其是在中岛常规性地散发着那种态度诚恳、却毫无指向性的粉色的荷尔蒙气息时,异性缘实际上也算不错的菊池却总是能毫无理由地凭空被惹恼——所以他对自己下了叛逆期延迟的诊断结果。

而更让他烦躁的是,中岛似乎也并没怎么把他的逆反情绪当一回事。

“风磨,晚上要不要去玩啊?”

“好烦啊你。”

“不去啊?诶……可惜,那算啦。”

根本没把他当成一回事的无所谓的应答...